847314_dd

重度奶制品依赖症患者

同窗的圣祐兄非要一起去喝一杯,说怡香院里新来了醇美的陈酿,还神神秘秘的说新来的美人儿比酒还醉人。你虽然笑着说对酒和美人都不感兴趣,但还是拗不过好友的坚持。进门的时候有人在演奏平沙落雁,你惊诧于烟花之地也有高隐之士,自然留意起台上抚琴的少年郎。却是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,视线低垂,睫毛轻颤,直把你的心都颤碎了。
“这是新来的乐师吗?”你忍不住向好友打听。
好友却笑得更神秘了,“这就是我和你说的新来的美人。我也不瞒你,今天的酒千金难求,你没注意到这里坐着的人都是既富且贵的熟面儿吗?要不是仗着你尚书府大公子的名号,我邕氏商号就算是富甲一方,也要排两个月队才能拿到志训登台时的这张桌子。”
“哦,是吗?”说话间一曲奏完,你的眼神还没有移开过那人。曲毕依旧低垂着眉眼作揖,就在下台的一瞬间,微微回身,好似知道你的位置一样看过来,颔首致意,只一瞬间就隐入珠帘以后。
“姜义建这次我认真的,对志训势在必得…”耳边好友还在雄心满满的说着什么,但你已经不在意了。

那就抱歉了圣祐兄,我好像也是认真的。

评论(2)

热度(19)